收完各种钱装修公司老板消失

2017-09-12 05:24

  “查某说不少东西是定制的,货物还没到;当有工人向他要工钱时,查某说以前的工钱都给了,就今天的没给。”让张先生想不到的是,没过几天他们就接到了工人停工的电话,“工人说查某没给他们钱,我才意识到被骗了。无奈之下,我自己掏钱找工人干的活。”

  杨先生说:“查某欠我1万多元的工资,没办法我把他起诉到法院,但现在我还没拿到钱。”

  和张先生有同样的还有杨女士,她说自己被查某骗了7.5万元,“到现在一分钱也没要回来”。

  一周后,张先生看到查某领了四五名工人到现场干活,“10天的时间,他不断向我要钱,说定制门窗和柜子都需要钱,大概4次我先后给他转账18万元。之后,他还向我要钱,我便到现场查看装修情况,发现他们只拆了一些东西”。

  有者说:“查某和业主签完合同后就制造正在装修的骗钱,就连干活的工人他也一起骗。”

  张先生介绍,2015年12月底,他们准备装修位于中街的一个礼服馆,以前其他店找过查某装修,这次也有朋友介绍查某,于是,张先生便联系了查某。

  姜先生平时卖装修材料,“2015年11月份,查某从我这里拿了3万元的装修材料,只给我1万元,欠下的2万元一直没给,后来他给我开了一张支票,我去银行取钱,结果是空头支票”。

  张先生准备找查某要回装修钱,“开始还接电话,后来干脆就不接了,期间碰到他一次,他给我打过来500元,从此再也没找到”。

  半个月过去了,现场仍旧没有进展,“我再去的时候发现已经没人了,给查某打电话也无人接听,到公司去找发现公司没了,最后我又重新找人装修。”杨女士说,“查某签完合同后就找几个人到现场,造成一种正在装修的,把钱骗到手后直接消失,就连那些干活的工人他也一起骗。”杨帆辽沈晚报、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胡月梅

  杨先生表示,他之前在查某装修公司工作,“查某的装修公司2011年成立,注册地在沈阳中街附近,我算是项目经理。2015年初,公司欠钱,查某开始四处,他是能不给就不给。”

  被雇佣在装修公司当电工,活干完却拿不到钱,几经周折拿到的却是一张空头支票;

  张先生说,第一次交10万元定金给查某,“我要看他的资质,他说资质在财务那里,财务当天不在,过两天他再给拿过来。因为着急装修,就答应直接给他转账”。

  三天后,杨女士看到查某带工人到现场砸墙,还进了一些沙子水泥,之后她有空就到现场看看,“头几次过去的时候,这里多少都有人,因为是20天的工期,我发现照这样的进度没法按时完工,他们就说年底不好找人进度慢”。

  昨日,沈阳市民张先生和其他二三十名者聚集在一起,愁眉不展,有的从外地赶来,打算讨回自己的钱。他们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共同商讨如何能把被骗的钱找回来。

  李先生是装修电工,3年前别人介绍他到了查某的沈阳嘉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干活,“刚开始干活的钱都给了,2015年以后的钱就不给了,找他要钱他说没有,后来说过几天给,但他一直拖,根本就不给我们钱”。

  昨日,二三十名者到查某原公司所在区机关报案,“我们回去准备材料,之后分别交到不同部门”。

  装修公司的项目经理工资还没拿全,公司老板不见了

  当年12月25日,张先生和查某签订了装修合同,合同承包方为“沈阳嘉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”,合同内容显示,个人账号后面是查某的姓名,后面有开户银行和账号等信息。

  杨女士介绍,2015年底,她打算重新装修60多平方米的面包房,“当时在中街附近看到了查某装修公司的宣传信息,就拨打了电线日签合同,我分三次给他转账7.5万元”。

  姜先生说:“刚开始查某还接电话,后来电话干脆打不通,而且他把我微信也拉黑了,和他联系不上。”

  他们有的是礼服馆经营者,有的是水电工,有的是卖装修材料的商户他们之前互不相识,却都被一个名为沈阳嘉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查某所骗。

  李先生说:“查某欠我5万元,大概是七八个活的钱,现在我打电话都找不到人。”

  “查某看起来有30多岁,那次见面后,他说自己成立了装修公司,公司规模和团队都不小,公司还有专门的财务系统。”张先生称,“当时查某到现场看完说,根据装修进度先期付28万元。”